天下雜誌為彩虹村所寫專欄

2016 / 01 / 12 推到臉書粉絲團 推到噗浪 推到推特

 

彩虹眷村,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但是說到它的原名,「臺貿五村」、「馬祖二村」及「干城六村」又有誰記得呢?

「彩虹爺爺」黃永阜又有誰記得他的名字。

我第一次來到眷村是2012年,印象中當時還彩虹爺爺住的干城六村還沒有被拆除,遊客也沒有那麼多。

無意中在網路上看到了2009年嶺東科技大學拍攝的紀錄片「老兵糖果屋紀錄片」,應該是比較早期的對彩虹眷村的認識了,彩虹爺爺是香港人,採訪中廣東話、國語、客家話混雜很是可愛,其實早期的創作爺爺純粹是為了「坐在家裡幹嘛」而出來畫畫,家裡畫滿了,就畫到了鄰居家的牆上。

當時遊客不多,文創的商品還很少,鄰裡還會不時跑出來抱怨說遊人太多好吵鬧。彩虹爺爺還住在他的小房間裡,去的時候在作畫,不一會坐在小攤子前休息,同行友人堅持上去和爺爺拍照,我也「蹭」了一張,當時爺爺已經會舉出標誌性的「V」手勢。後來也去了兩次,不見彩虹爺爺,眷村也拆的所剩無幾,成了彩虹公園,遊人如梭。文創的商品越來越多,T恤、明信片還有保溫壺。門口還有彩虹超人,豎起了彩虹公車站。遊人不會去思量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彩虹」的眷村,以為這就是個公園,記住了這裡鮮豔的顏色,記住了彩虹超人,拍了一堆美麗的照片,卻忘記了彩虹爺爺當初知道要眷村要拆時的失望……

網路上還報導說政府還想請彩虹爺爺到車站作畫,給他買更鮮豔的顏料,將彩虹傳承下去。不知為何,看著明信片上彩虹爺爺的身影,旁邊是一句英語「add color to your life」,心裡有股淡淡的憂傷。

或許因為彩虹爺爺的作畫,眷村被留下了改成了公園,車站也會被命名為「彩虹站」,但家留下了嗎?爺爺還能和鄰裡休閒地住在這裡嗎?社會在變遷,社會在尋求發展,我的家鄉廣州,曾經因為一條老的騎樓街即將拆遷,多少人喊著「保留我們的廣州回憶」去聲援去抗議,確實,老舊的騎樓保留下來了,但是以前的鄰裡關係不見了,遊客佔領了原來老人休憩的石板街。記得當時和騎樓裡的住戶談,他們說只要補償我一間完整的房子,最好是一樓方便他們不便的腿腳,他們是願意搬走的。騎樓確實是歷史,但通風實在太差,悶熱潮濕,蟻害嚴重。想留下來的原因是捨不得鄰裡,捨不得這裡的人情味,而且得到補償不夠買一間新的房子。

我希望我的想法是極個別的個案,希望是我的片面想法。希望彩虹爺爺過得開心,希望彩虹眷村留下的,不只是遊客相機裡的一張照片。

http://blog.cw.com.tw/blog/profile/725/article/2754?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

【作者介紹/李杰夫】政治大學傳播學博士班在讀陸生,既為獨立攝影師,也是獨立紀錄片狂熱分子。(本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