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 明 啟 事

2016 / 03 / 14 推到臉書粉絲團 推到噗浪 推到推特

 聲 明 啟 事

 
一、據報載臺中市彩虹眷村著作權鬧雙胞,彩虹爺爺黃永阜的胞弟黃孔輝控告全球華人藝術網公司,爭取著作權,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判決彩虹爺爺胞弟黃孔輝敗訴,全案仍可上訴云云,特提出聲明如下:
本件著作權授權契約事件,經彩虹爺爺黃永阜胞弟黃孔輝依法提起上訴,嗣後經智慧財產法院103年度民著上字第25號民事判決認定,「被告黃永阜於本院準備程序時陳稱:『(提示原證1即系爭契約書影本後問:有沒有看過此份契約書?原本在哪裡?)我簽給我弟弟了,一人一份,我有原本,下次庭期會陳報。』(見本院卷第116 頁),被告黃永阜並於104 年6月3日庭呈系爭讓渡契約書正本一份在卷可憑(見卷附證物袋),且參照內政部移民署104年6月11日移署資處雲字第1040065918號函所附原告於98年1月1日起至99年5月20日止之入出國日期紀錄,可知原告於系爭讓渡契約簽署時,確實在台灣境內。又查正因原告與被告黃永阜已簽訂系爭讓渡契約,因此被告黃永阜與訴外人魏丕仁另簽訂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見原審卷第86至88頁),將被告黃永阜於台中彩虹眷村所有彩繪圖像之所有著作人格權暨著作財產權授權訴外人魏丕仁使用,及其中第四點約定,就簽署本契約書前提供作品圖檔予全球華人藝術網及林株楠之作品,亦授權訴外人魏丕仁處理時,尚須加入原告黃孔輝,此與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2 年度偵字第12649 號不起訴處分書(見本院卷第32至34頁)記載:『訊據被告魏丕仁堅決否認有何侵害著作權犯行,辯稱:伊是眷村文化工作者,與黃永阜認識3年,101年12月間,黃永阜之配偶邀約伊及黃永阜之弟弟黃孔輝在黃永阜之住處見面,黃孔輝表示黃永阜先前已將美術著作權授權給其,其認為黃永阜年紀大了,被人家利用,故希望將黃永阜之美術著作授權給伊,伊當場有詢問黃永阜是否已經有將其美術著作財產權授權給別人,黃永阜說沒有,所以伊就與黃永阜、黃孔輝簽訂101年12月19日『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證人黃永阜於偵查中亦證稱:其確實有簽署前揭99年05月16日『著作物讓渡契約書』及101年12月19日『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其有將美術著作財產權授權給被告(即訴外人魏丕仁)及弟弟黃孔輝,因為被告與黃孔輝都是自己人,被告都有照顧老兵等語。足見證人黃永阜確有簽署99年05月16日『著作物讓渡契約書』,將其創作之美術作財產權讓渡授權予案外人黃孔輝行使;黃永阜亦有再度簽署101 年12月19日『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將其所創作之美術著作財產權授權予被告及黃孔輝行使,是被告辯稱伊已獲著作人黃永阜授權等語尚非無稽』之意旨相符,足認原告與被告黃永阜間於99年5月16日簽訂之系爭讓渡契約之法律關係存在。」等語。
從而,智慧財產法院係認為彩虹爺爺胞弟黃孔輝既已提出相關證據以證明其與彩虹爺爺黃永阜於民國(下同)99年05月16日所簽訂之著作權讓渡契約書為有效存在,且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已簽訂著作權讓渡契約書之故,因此彩虹爺爺黃永阜與魏丕仁於101年12月19日另簽訂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將彩虹爺爺黃永阜於彩虹眷村所有彩繪圖像之所有著作人格權暨著作財產權授權魏丕仁使用,而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間之著作權讓渡契約書非屬真正,故應認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間於99年5月16日簽訂之著作權讓渡契約書之法律關係存在。
二、又依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102年度偵字第12469號不起訴處分書所示,「告訴人公司(即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雖提出98年11月30日『授權同意書』、99年9月24日『切結書』及證人黃永阜簽訂前揭98年11月30日『授權同意書』之錄影光碟,欲證明證人黃永阜已先行於98年11月30日將其美術著作財產權授權給告訴人公司等事實。然經勘驗告訴人公司所提出之上開錄影光碟,證人黃永阜固有在其住處親自簽署上開記載日期為98年11月30日之『授權同意書』,然告訴人公司代表人林株楠於簽約錄影之現場曾提及:『今天是幾月幾號?』,證人黃永阜即答稱:『100年5月13日』等情,有檢察官指揮檢察事務官致作之勘驗筆錄1份附卷可參,足見告訴人所提出之前揭98年11月30日『授權同意書』,其實際簽署日期應為100年5月31日,僅係將簽約日期倒填為98年11月30日。而證人黃永阜既早於99年5月16日即簽署『著作物讓渡契約書』,將其美術著作財產權授權予告訴人公司,則黃永阜對於告訴人公司重複授權之效力如何,實非無疑,告訴人公司據此主張自己為證人黃永阜美術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尚非無商榷餘地。」,是依前揭不起訴處分書足知,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理人林株楠,屢執於100年05月13日倒填日期為98年11月30日之授權同意書,主張其取得授權之時間,早於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間於99年5月16日簽訂之著作權讓渡契約書,而享有彩虹爺爺黃永阜美術著作之著作財產權,顯屬無稽。
三、職是,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間於99年5月16日簽訂之著作權讓渡契約書,及嗣後彩虹爺爺黃永阜與魏丕仁間於101年12月19日簽訂之著作人格權授權契約書之法律關係,均經智慧財產法院認定為有效存在,而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理人林株楠所取得之授權均係在彩虹爺爺黃永阜與其胞弟黃孔輝間於99年5月16日簽訂著作權讓渡契約書之後,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林株楠自不得享有彩虹爺爺黃永阜已完成及未來所創作之美術著作物權利,故彩虹爺爺胞弟黃孔輝已於104年10月23日向智慧財產法院提出訴訟,請求排除全球華人藝術網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理人林株楠之侵害著作權行為,以捍衛其與彩虹爺爺權益。
四、為端正視聽,特聲明如上!